loading
内页banner

吐鲁番的葡萄就要熟了,天池的中登松依然挺拔

中登“西游”记之四   作者  毛伟宏

正在上传...

626吐鲁番。这个季节,吐鲁番的葡萄已是硕果累累,成熟在即。第一站去看坎儿井。近二十年没来了,除了坎儿井,其他的建筑和设施都没啥映印象了。宋总兴致很高,很认真的听讲解,拍照片,吃瓜果,还与唱歌跳舞的维族姑娘互动,在领舞者的带动下,还跳起了麦西来,他觉得值得来。

正在上传...

坎儿井开建于汉朝,至今两千多年了,有五千多公里,被称为是万里长城、大运河和坎儿井中国古代三大工程。历史沉淀下来的不仅仅是景观和文物,她是血脉和文化的传承,是中华民族精神的宝库。作为后人,我们要汲取的也不仅仅是祖先的智慧,还要传承和发展。这就是国家倡导的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、砥砺前行!因为要去天池,我们匆匆看了苏公塔高昌故城和阿斯塔纳古墓。

正在上传...

天山天池,传说中的王母娘娘洗脚盆,是一处海拔近1800米的高山湖泊。我们到达天池之后,马不停蹄,乘坐索道登上山顶。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蓝天白云、雪山雪松、溪流湖水,湖光倒影,山水一色,眺望远方近六千米的博格达峰,俯瞰山下错杂的游人,伟大与渺小,敬畏和妥协,颠覆着内心,游览的风景,汲取的是力量。天山雪松,从树干底部就分叉,树干往上长,分叉也往外长,成年的雪松能长到三五十米高,像一座宝塔,宋总说像我们中登,就叫中登松。有位游客问这是啥松,郭权说叫中登松,游客说他第一听说,自嘲自己孤陋寡闻。严格的说,天山雪松是一个大家统称的,这个植物实际上是雪岭云杉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宋总与新疆姑娘跳起了麦西来普

面对群山,在宋总带领下,我们高声喊出:中登雄起!声音震彻山谷,荡涤心神。

28日。游览喀纳斯湖。乘船观湖四十多分钟,以蓝色为基调有深浅变换的湖水,最深处接近190米,因为是堰塞湖,所以很长,也很宽,雪山、森林、草场、湖水,蓝天白云之下,偶有雄鹰和燕子飞过,草场上牛羊骏马点缀,再加上匆匆忙忙的游客,形成了一幅动人的画卷。游船在湖心停留十分钟让大家照相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 宋总在哈密回王府

下船之后,我们去图瓦人家家访。很震撼的家访。坊间都说图瓦人是蒙古人为成吉思汗衣冠冢守墓人的后裔,政府曾经想把图瓦人整体搬迁出去,在人民公社时期还真搬出去了,但陆陆续续回来了,他们要守着这的宝藏,即使现在,都没有出去定居的。图瓦人有语言天赋,天生的能歌善舞,在没有任何音响设备的情况下,原创的音乐歌曲舞蹈的确打动人心。听说央视都采访过,并有专题记录片做过报道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天山雪松

新疆令人震撼的是自然风光。可以用大、远、荒、野、美来形容。所谓大,166万平方公里面积占了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,第一大沙漠,第一大地级州,第一大县都在新疆,仅若羌县的面积就等于两个浙江省。距离遥远。离西安市2800公里,景点之间的距离大都在500公里以上,跑在路上时间在路上风景也在路上。

荒凉和苍凉很容易让人心凉。号称死亡之海的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,还有茫茫戈壁滩,有登陆火星的感觉。

正在上传...

野性,粗野,甚至有些粗暴。不仅仅体现在自然人身上,也体现在管理方式上,初到新疆的人都有些不适应。

新疆的美是一种大美。云端的雪山,茫茫的戈壁,丰饶的绿洲,广袤的草原……美不胜收。

正在上传...

这次西行,宋玉庆董事长率领我和郭权用时十在甘肃是三人行,新疆宋总遇到薛守世薛总,我们真成了《西游记》中的师徒四人西天取经了宋总是唐僧,郭权是沙僧,我和薛总都不敢自比孙悟空,只好争当二师兄。薛总是甘肃景泰人拿出历史考证,高老庄在现在的高台县,离兰州近(景泰就在兰州附近),猪八戒是高台女婿,他自然是二师兄了。四人,一路西行,是为中登版的“西游”记。

此刻,吐鲁番的葡萄已经熟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