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内页banner

中登群英谱——安慰:阳光灿烂的日子!

正在上传...

阳光灿烂的日子

1993年,姜文的首部电影导演作品拍摄完成,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。影片在述说属于他和王朔们的青春故事。不像后来青春片那么矫情,好像青春弥漫着迷惘、痛苦、慌乱。青春故事也可以史诗一样叙说,如克鲁亚克的小说《在路上》。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几乎影响力一代中国的年轻人,王朔也成为一个时代的符号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 2020年,安慰竞聘成为中阳建设副总裁

1993年,年轻的宋玉庆在黄浦江畔创立中登集团。下海之前的宋玉庆,是中石油系统一名年轻的处级干部。想做一番事业,成就自我人生的宋玉庆,经过了对自己人生反复的思考决定下海。他选择从沿海开始自己的创业。下海初期,一下没有了体制内按部就班的安逸,创业的艰辛时时相伴,但是宋玉庆依然对未来充满信心,觉得未来阳光灿烂,一如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中的年轻人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 1993年,上海首家地方性股份银行浦发银行成立。9月2日,中登实业在上海成立。

这一年,在西安市的长安区,一个叫安慰的男孩迈入中学,开始了对未来懵懂却充满阳光的向往。那时候,长安区还没有改成区,是长安县。少年安慰当然不会想到,二十年后,自己会到一个叫作阳光十里的地方工作,并且因为自己长安人的身份,而与其他两个同样来自长安的同事并称为“长安三剑客”。

那时侯,好像永远是夏天,太阳总是有空出来伴随着我,阳光充足——电影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台词。

43243e07747e63b40b175c07c03ecd1f_u=1345896307,2738167620&fm=26&gp=0.jpg

      电影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海报

多么辉煌,那灿烂的阳光

2003年,中登地产以9800万拍下西安经开区71亩土地使用权,被称为西安“北城第一拍”,中登集团在这里开发自己的第一个住宅项目——中登家园。此前,中登集团在未央路上完成了自己的写字楼中登大厦。此时的宋玉庆信心满满,中登集团正在走向更加辉煌阳光的未来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 2020年,安慰与中登集团董事长宋玉庆在中登大厦前合影

2003年,安慰在西安的大学毕业,去了一家国有的建设企业。一年前的2002年,因为城市化的进程,安慰的家乡长安县,改叫长安区了。

这一年,一部叫作《我的黄金时代》的青春电影意外走红。电影以西安的大学校园生活为内容。事实上,这只是一部大学生拍摄的DV电影,粗陋是必然的,却并不影响无数的校内外青年为其倾迷。

正在上传...

安慰以为自己的黄金时代到来了。参加工作不久,安慰就有幸参与一项大型工程项目。是一家电厂的两座240米高的钢结构烟囱工程,安慰负责烟囱及炉后区域的技术管理工作。烟囱内部有一道防腐蚀涂层,传统施工工艺是抹灰施工。因为项目烟囱巨大,涂层自然也厚,抹灰施工不仅无法一次性达到工程厚度,而且受内部结构影响难以操作。安慰知道在装修工程中有一种喷涂工艺,能不能用来做烟囱的防腐涂层喷涂?按说工艺革新不是他这样的毛头技术员的职责。安慰没有想太多,他先去找理论依据,接下来亲自去实践。他自己从外地跑回西安,到有施工经验的单位和工程现场观摩考察,再向经验的专家请教学习,终于拿出了喷涂施工的工艺改革方案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 每栋楼封顶,集团都会送一只整猪给项目部,以示庆贺。图为中阳建设总裁宋玉向安慰表示祝贺。

在领导的支持下,试验成功,整个项目的内部防腐涂层,按照安慰的施工工艺,采用大型空压机及喷浆机进行施工,不仅保证了施工质量,而且节约了工期。这一项工艺改进,为项目节省了上百万元的费用,工艺受到中国防腐蚀协会的认可,安慰也受到公司的赞扬和领导的关注,不久就被委以重任,赴国外负责海外项目的工程技术工作。

初战大捷,又在海外的工程项目中被委以重任,安慰以为就这样发挥好自己的专业特长,在体制内安安稳稳的做出一些成就。然而几年后,安慰陷入了迷茫。眼看着一些本来很好的事情,因为体制和人为的原因,造成工作无法推进甚至搁置。不甘混日子的安慰,毅然选择了离职,放弃了许多同龄人羡慕的稳定的高薪岗位。

我的黄金时代就此结束了。我清楚的明白,我将像这个城市里的大多数男人一样——结婚,生子、买房子、赚票子,按照王小波同志的说法,生活正在不可避免的走向庸俗——电影《我的黄金时代》台词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 中阳建设总裁宋玉视察工地现场

一米阳光,十里灿烂

青春还没有充分燃烧,就暗淡了?在家调整了一段时间,重新满怀激情的安慰,来到了中登集团。这时的中登,正阳光灿烂,青春蓬勃。中登·阳光十里项目正在全面开工建设,安慰很快接手项目部经理工作。这是2013年。

正在上传...

这一年,赵薇导演的首部电影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上映。影片支离破碎,描写新时期青年暧昧又慌乱的青春,叫好声中,也夹杂着一些质疑。

中登·阳光十里是城中村改造项目,在此之前,中登集团已经有两个城改项目,都在进行中。城中村改造相比于纯粹的商品住宅开发,既是一个开发项目,又是一项民生工程。中登集团涉足城中村改造项目,企业发展需要增加开发项目,只是其一。做为中登集团的董事长,宋玉庆这时还担任着省政协常委和省江苏商会会长,他还在考虑社会责任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 项目交付期越来越近,阳光十里社区的牌子早已挂出,显示了居民对于新生活的期盼。

阳光十里项目之前,是西安北十里铺东村,宋玉庆亲自取名——阳光十里,诗情画意以及文化延承,都有了。201112月项目奠基。那时,一切看上去还风平浪静,中登还在蓬勃发展的快车道上,阳光灿烂……

然而仅仅几年后,当中登集团第四个城改项目也全面建设的时候,在宏观经济的影响下,以及城改项目占用资金巨大,中登集团与所有涉足城改项目的开发企业一样,陷入了经营困境。中登的天空,不再是阳光灿烂,而是阴霾。资金紧张,项目的建设磕磕绊绊。村民们不理解,社会有误解,一切看上去都很难解……安慰又一次迷茫了,一心一意为村民盖房子,怎么还不被理解?

不解归不解。安慰相信中登,相信宋玉庆。中登选择了坚守,安慰选择了坚守,宋玉庆带领全体中登人选择了坚守……他们相信,风雨过后,必然是阳光灿烂。

2017年,中登集团与资金实力雄厚的融创中国合作,阳光十里项目全面复工。因为有了历练后的成熟,有了宋玉庆对大家的鼓励,有了对明天的信心,安慰不再迷茫。一米阳光,十里灿烂。安慰带领项目部开始了全力建设,完成宋玉庆董事长亲自布置的竣工目标。

正在上传...

      2017年,阳光十里7号楼封顶,中登集团的“长安三剑客”齐聚封顶现场。右一设计总监王宏,右二副总裁张青春,右三安慰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项目部在城北,安慰住在城南,上班需要驱车六十公里,但是每天安慰都是不到八点就到了项目部,天晴的时候,看得见第一缕阳光,夏天在走出家门的时候,冬天在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。即使天不晴朗,他也知道,自己工作的地方,叫阳光十里。

这个叫做阳光十里的地方,伴随着安慰最难忘的一段青春岁月。

多么辉煌,那灿烂的阳光——歌曲《我的太阳》歌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