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
内页banner

中登群英谱——张青春,中登的长安剑客!

朱雀隐唤此长安非彼长安

2019年,一部电视纪录片《从长安到罗马》,受到世界各国观众的关注。影片回顾了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两个城市,东方的长安和西方的罗马,超越千年的波澜壮阔和风风雨雨。长安如今叫西安,而罗马还叫罗马,难怪近些年不断有学者和网友呼吁西安改回“长安”,毕竟长安是一个如罗马一样伟大的名字。

timg (3).jpg

《从长安到罗马》剧照


不过“长安”的名呼也没闲着,就在西安的市辖区县里,就有一个长安——长安区,以前叫长安县。长安区与西安市区紧紧相连,从西和南两个方向环拥西安市区,地处关中平原腹地,南依秦岭。

中登集团高管中,多长安人,也就是现在的长安区人。仅建筑相关专业的一线高管就有三位——阳光十里项目部总经理中阳建设副总裁安慰、集团设计总监王宏、集团副总裁张青春,人称“长安三剑客”。张青春非其中年长者,却是在中登时间最长,资格最“老”的剑客。

正在上传...

2020年,宋玉庆为张青春颁发聘书


张青春老家位于长安王寺,早先是王寺镇,如今成为市区,划归沣东新区,叫王寺街办。王寺得名于这里历史上有皇家寺院,一说是西周时周天子在此建有祭拜天神的寺院。另一说法被更多人认可——唐朝时玄奘法师西去取经,出发时第一站在这里的西山寺下榻,归来时最后一站又在这里的归元寺下榻,此地因而名盛。

中登集团管理人员中为何长安人众且多居要位?也许纯属偶然,也许是老板宋玉庆对于长安人的偏爱。倘若是后者,自然在于长安人性格中的“直”。憨直。

正在上传...

2007年9月8日,中登家园全面封顶和文景时代项目奠基仪式同日举行。


 玄武风刹。以刚直对抗无理。

张青春就是一个直愣愣的长安人,现任中登集团副总裁。2004年,未及而立的他来到中登。初次面见老板,一碗酒下肚,宋玉庆就看上了这个刚直的长安小伙子。

负责工程,当然不是比赛喝酒,能喝者胜,要靠真才实学。虽然大学毕业后仅仅三年的职场履历,但是此时的张青春已独立当过项目经理,是有实战经验的年轻人。再早一些,高中毕业那一年,张青春在高考后的假期,就独自在西安揽活,带着一帮子个个比自己年长的工人干活,给自己的大学挣下了第一笔学费。而他对建筑工程的热爱,则从高中时代就开始了。

正在上传...

长安籍山水画大家崔振宽作品《秦岭》


年轻的小伙子当了中登项目部的总工,难免让人刮目相看,也难免会有人在这里“试水”,寻找投机的机会。那时的中登集团,刚刚开始多元化发展,从能源化工向房地产进军。项目部土方工程承包给了附近村子的一个包工头。张青春到中登上班不久,发现土方的回填不合规定,要求返工。对方仗着自己就是附近的人有势力,张青春是新来者,而且是个毛头小伙子,根本不买账。张青春坚持要返工,惹怒了对方,一群人准备收拾他,谁料张青春一把抓起一块砖头,摆出了决斗的架势。对方被张青春的气势吓住了,也自知理亏,便缓和下来,按照张青春的要求进行了返工。不打不相识,工头了解到张青春也是西安人,为人爽直,两人成了好朋友,在在竣工验收中,主动为一项工程瑕疵进行修复,为企业节省了很大一笔费用。

正在上传...

2005年,入职中登不久的张青春(右)与宋玉庆董事长(中)合影。


 青龙降魔,用率直应对强势

王寺镇距离西安钟楼不过十多公里,西边紧邻沣河,西宝南线穿境而过,因为紧邻市区,交通发达,所以改革开放后,这里是长安境内市场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。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,张青春的头脑自然也灵活的非同一般。

头脑灵活,加上天性上对建筑工程的钟爱,张青春便总是想在工程上动点脑子,要么快一点,要么省一点,时不时会提出一些建议甚至意见。

正在上传...

长安籍国画大师王子武笔下的长安老人


成功的老板绝大多数都是强势的,宋玉庆更是一个超级强势的老板。虽然他在中登倡导畅所欲言的民主,但是每每听到反对意见,还是常常为自己的观点据理力争。除了他是老板,很多时候还因为他决策一件事情时的宏观角度、战略高度和长远考量,手下人无法达到和理解,所以拍桌子的事情经常发生,被他驳得哑口无言,也成为下属时时面对的结局。久而久之,与宋玉庆当面对簿的人不是那么多了,尤其是一些集团高管,尽量选择不当面直言。然而,多少年过去,张青春依然保持着“敢言”的态度,显示出长安人的率直。

正在上传...

工作中的张青春


对于张青春的敢言,宋玉庆是又爱又“恨”。张青春认准的事儿,喜欢较真儿,宋玉庆常常为说服他按照集团既定战略执行,花费更长的时间、更多的道理,所以是“恨”,张青春也知道自己在领导的眼里是一个然怂(陕西方言,然乃粘之意,然怂就是讲不清、听不明的意思),但他不仅不在意,还有些沾沾自喜。事实上,宋玉庆对他的恨,是形式,是表面,对他的爱则是发自内心。宋玉庆喜欢张青春身上的认真劲儿所表达出来的率直性格。

正在上传...

2008年,中登家园项目竣工仪式上,张青春发表致辞。


白虎九剑。忠直不忘风雅。

所谓九剑,变幻多端,不止于九,但却是九九归一,终为取胜。直愣愣的长安人张青春,其实也会变幻道术,以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。

长安区地处关中腹地,此地民风与关中其它地区一样,耿直彪悍。因历史上长期处于京畿之地,又多了重文重教之风。中登集团长安“三剑客”的家庭出身,都与教育有不舍之源。张青春的父亲终身为教;安慰的父亲早年也是教师;王宏的父亲是西北建院的创建人之一,半生都在校园工作。

正在上传...

张青春父亲的书法作品


传统教师之后的张青春,家训严格,正直是其家训之一。张青春到中登集团开过年头,他所在的项目部引进了一个专业技术人才张洁,负责当时的搅拌站工作。有人想利用她所在的搅拌站岗位,谋取私利,拉拢张洁同流合污,被张洁拒绝。那些人陷害张洁,要把她从中登挤走,在张洁无奈准备离开中登时,张青春站了出来,代表宋总对她进行挽留,为中登挽留了人才,如今张洁已是中登集团房产客服部的副经理。

正在上传...

2019年,张青春(右一)担任组长,带队在白水项目进行验收测量工作。


秦岭北麓陕西境内有七十二个峪口,其中十七个位于长安区,是最多的一个区县。汉传佛教八大祖庭,有四个在长安境内。不仅名山古刹众多,长安亦是人杰地灵之地。苏武是长安杜陵人。唐代大诗人杜甫,一生漂泊,人生最长的漂居地在长安的少陵塬,自号“少陵布衣”,其诗集也为《少陵集》。唐代诗人崔护的《题都城南庄》诗歌,描写的“人面桃花”故事,据传就发生在古代长安樊川的桃溪堡。文学大师杜鹏程常年在长安深入生活,写就了《创业史》。当代著名画家王子武、崔振宽等,都是长安人。长安境内的终南山,是著名的隐居之地。长安物产丰富,境内沿山一带出产的桂花球大米,曾经是西安城内居民的最爱,著名表演艺术家郭达的小品《换大米》所表演的换大米情景,再现的就是改革开放前后,长安人在西安城内以桂花球大米换麦面的真实生活。

正在上传...

长安出产桂花球大米,郭达的经典小品《换大米》就是表达长安人在西安城的真实场景。


中登集团长安“三剑客”的父亲都工于书画。张青春的父亲长于行草,兼及花鸟,并有手书家训传于后代。受父亲影响,张青春工作之余偶尔也弄点文字自赏。2007年,在中登家园项目任职时,有感于中登的第一个大型住宅项目的建设,曾赋诗——凤城立家园,中登造楼盘;十亩宅基地,百顷丛林苑;大道通南北,亭阁落两边;乔灌植千株,翠竹生万竿;楼现婆娑影,人约花丛闲;浮瑶一池水,胜似在仙间;虽自我辈出,宛如天自建;名仕觅佳境,置业当首选。

正在上传...

2008年,《中登报》发表张青春的文章。


当下,职场PUA流行,张青春却如剑客,不仅直言“犯上”,又珍惜人才,护佑下属。宋玉庆心里清楚,长安人张青春有忠直。批评时的言之重,实则是宋玉庆对他表达的爱之切。

张青春在中登集团2020年的竞聘演讲中,引用了薛保勤在《送你一个长安》中的一句话:一城山水,半城神仙。或许他希望中登能让他在建筑事业上得道成仙,或许他以为自己可以倚剑成仙。